太原之战自然爆发。1937年9月,日本占领了天镇。天山位于山西,河北和内蒙古的十字路口,是山西北部的屏障。这场战斗直接导致了国民党政府的第一任高级将领李富英被处决,李富英未经许可便撤出。
阎锡山的第二个战区设在天镇。第69陆军司令李富英也是阎锡山的亲密同伴之一。阎锡山的预言是,大同将有一场战役,而平穗线将会遭到抵抗,然后日本人将把疲倦的陆军送往大同。此时,杨爱源和傅作义的部队可以直接出动并转弯。
因此,阎锡山要求李福英保卫天真一个星期,以耗尽日军的力量。
第61军共有7个团,劳动力非常稀缺。李富英在天津外围部署了4个团,从后方的天镇到阳高,并部署了3个团,一个团驻扎在天镇,由于部队的限制,没有办法离开预备队。
任何有一点军事知识的人都知道,作为机动部队,无论部队的紧张程度如何,都必须将预备队置于战斗之外,但李总司令承担了巨大的风险。
天镇周围的防御工事也很初级,基本上是一枚日军炮弹经过,防御工事被打破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第61军举行了三天并被击败,但他们没有在天镇集结,而是避开了天镇,并一路撤退。
当时,李富英的军事总部位于远离天镇的一个村庄,很难一时追查撤退的部队。当时,日本也同意,以为所有中国军队都逃了出来,没有护卫队,他们只是派出了一个中队,滑入天镇。
出乎意料的是,驻扎在天镇的团突然出现,并立即将其包围。
日本支援部队很快抵达,天镇团难以得到支持,李富英也没有预备队,结果,天镇在一天后就倒台了。
严锡山要他在天镇看守一个星期,但只有三天。第二天,李指挥官被召集到太原开会。我以为他只不过是在总结经验和教训而已,仅此而已。在中日战场上失败和退缩太普遍了,他觉得自己没有风险。
到达太原后,他出人意料地被捕,西山亲自受到讯问后,被拔出枪杀。
事实证明,天真的陷落并不像李军长那样容易。
南口沦陷后,唐恩伯的部队本应撤离,但阎锡山想参加大同战役,并说服唐恩伯领导第十三军来支援。出乎意料的是,唐恩伯的军队通过了天镇之时,天镇已经迷失了。在没有友军的帮助下,第十三集团军在追赶日本方面遭受了惨重的损失。
当时蒋介石要求他派傅作义的军队协助南口,真正的意思是支持山西。如果南口落得太快,山西就很难处理。当日军进入山西过黄河,首先经陕西和中国来到四川时,内地入侵时,中国真的不必为此打架。
这也是正确的。在会见时,蒋介石向阎锡山保证:我们必须保留山西,中央军将根据需要部署任意数量的部队。
对于阎锡山来说,他在山西的长期逗留反而形成了一种领土主义,因此,对最大的山西中央军进入持保留态度的人甚至说,山西和隋军是日军可以承受的一部分。
但是,李富英很容易输掉田振,重伤唐恩博,使他很面目全非。
当时无法打败舆论,很多报纸都声称天真之所以迅速倒下是因为国防部有豆腐渣项目,阎锡山下属没有为南京提供资金,而唐恩波的问题也使阎锡山下属不愿为钱。西山非常被动,担心唐恩波会去南京投诉,于是他直接进攻,李富英被枪杀。
李富英的去世,无论是否是不公正的,让我们谈谈它,并将其放在评论部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