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股市在北京时间7月30日收盘后,高通股价上涨了13%以上。高通在6月28日发布第三季度报告时宣布了许多重要新闻?在签署长期专利许可协议后的第四季度,该公司可以收到18亿美元的索赔。
关于这一消息,Gartner分析师盛凌海告诉壳牌财经记者,从理论上讲,高通向华为供应的障碍已经消除,高通从未放弃过这一机会。另一家券商,信达电子(Cinda Electronics)分析师方静(Fang Jing)说,高通将重返华为的供应链,并提供其旗舰SoC,但大多数受访者回忆说,目前最大的问题是高通可以向中国出售哪些芯片质量。
18亿美元是华为支付的许可费。同时,高通已与华为签署了未来专利技术的长期许可协议。高通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·莫伦科普夫(Steve Mollenkopf)表示,该交易将大大增加未来的销售量,但未提供具体数字。
由于复杂的中美贸易关系,该协议的签署是出乎意料的,但是对于高通而言,这可能会导致财务上的变化。财务报告显示,新的流行病正在影响智能手机的销售,但是,高通公司认为,由于苹果的交易和税收支出影响了2019年第三季度的业绩,本季度与去年同期不具有可比性。
财务报告显示,第三季度销售额为48.93亿美元,相比之下,2019年同期为96.35亿美元,净收入为8.45亿美元,2019年同期为21.49亿美元。2019年,苹果与高通公司解决了旷日持久的专利纠纷,高通公司签署了一项多年芯片供应合同,销售额至少为45亿美元。
高通公司的销售结构包括QCT(芯片业务)和QTL(专利业务)。QCT负责研发和解决方案的销售,而OTL负责专利批准。高通公司凭借其在CDMA和其他基础协议方面的专利优势,确立了其在行业中的地位,并在随后的技术迭代中获得了许多领域的技术专利,包括汽车,物联网,人工智能以及其他领域。
第三季度,QCT销售额为38.07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7%,而QTL销售额为10.44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下降19%。方静说,华为在通信领域拥有丰富的专利积累,因此尚未与高通公司签署专利费协议。统计数据显示,高通处理器在华为产品中的份额已从40%下降到个位数。
高通此前曾向华为提交了美国政府的申请,接受调查的分析师普遍认为,如果两家公司达成协议,则应转发该请求,而MoorInsights分析师Patrick Moorhead表示,这将大大降低高通投资者的风险。
除了使用自己的海思芯片外,华为目前还选择联发科产品作为替代产品。方静说,华为后来推出的高通将大大缓解公司在旗舰SoC方面的困难,因为联发科处理器在速度和图像处理方面仍然存在差距,不足以支撑旗舰机型的价格。
在这份财务报告中,高通不仅与华为达成了协议,而且还预测从下一年的9月开始的下一个业务季度,5G手机的交付量将比去年同期下降15%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客户说:“ 5G全球旗舰手机的发布。”然而,高通公司继续预计2020年将有175至2.25亿部5G手机上市。
关于这一消息,国外媒体普遍认为高通正在谈论即将推出5G产品的苹果。后者的新iPhone预计将于2020年秋季上市,新产品通常会在9月发布。高通公司首席财务官AkashPalkhiwala在一次采访中表示,这款手机的延迟时间不会太长。
高通和苹果在2019年达成协议后,预计苹果将在2020年将Qualcomm的5G调制解调器引入其新产品中。
?高通公司非常重视专利费的原因是,专利许可一直是高通公司重要的收入来源,2019年高通公司的QTL业务收入达到45.9亿美元,最关键的是基带芯片。根据StrategyAnalytics报告,高通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基带芯片全球市场中排名第一,其销售份额为42%,其次是海思半导体(20%)和联发科技(14%)。
该机构手机组件技术服务副总监Sravan Kundojjala表示,高通在第一季度通过其第二代5G产品巩固了其在5G市场的领先地位,尽管这一流行病已经流行,但由于5G芯片的平均售价高昂,高通还是成功了。实现基带芯片业务的销售增长。
但是,与4G的早期阶段相比,5G的早期阶段竞争激烈。高通在4G早期阶段占据了90%以上的市场,但在5G市场上,高通是强大的竞争者,海思,联发科,三星和Unigroup Zhanrui被停赛。
新京报业财经记者梁晨主编徐超校对魏卓